content="一定牛彩票官网平台,正本清源,正本,清源,创新,新中,为人,人民,奉献,学术,精品" />
黨建思政
在正本清源、守正創新中爲人民奉獻學術精品
來源單位:光明日報發布時間:2019-06-05

習近平總書記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時強調,文化文藝和哲學社會科學要做到堅持與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爲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作爲一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特別是一名文學研究工作者,我認爲,在“四個堅持”中,“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是另外三個“堅持”的具體體現與衡量標准;貫徹落實“四個堅持”最終要落實到“以精品奉獻人民”上。

“精品”出之于“靈魂的創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文化文艺工作、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就属于培根铸魂的工作。”这里点出了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本质和责任担当,即文艺创作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从根本上来讲,是一项“精神事业”,需要进入“灵魂”的层面和境界。单就文学研究而言,真正的精品无不出之于“灵魂的创作”,无不具有“培根铸魂”的作用。“灵魂的创作”,是一种大精神、大境界、大担当,可以用宋人张载的“横渠四句”来概括;而以习近平总书记的期许来讲、以我们今天的时代要求来看,就是“为国家立心,为民族铸魂”,树立高远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国情怀,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如此说来,文学研究中的“灵魂的创作”,既是一种使命担当,又是一种精神扬厉,更是一种学问境界。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在市场经济大潮面前,学术界受消费主义思潮影响出现了一股追求急功近利的浮躁之风,走捷径、搞速成,或者以大而无当的规模效应博取学术GDP而取胜,或者热衷于制造话语泡沫来炒作自己,而没有真正把心思和精力用于专心致志地治学,做有思想、有根基、有深度、有建树的学问上来,致使學術研究出现短平快、浅表化、碎片化现象,以致空有“大派头”,却不见“大作品”,这些无不对文学研究的学术创新和学科建设带来许多消极的甚至是负面的影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求再次提醒我们,要对浮躁的学术之风保持高度警惕,沉下心来潜心治学,下苦功、使真功,敬于业、勤于业、精于业。只有如此,才有可能进行“灵魂上的创作”,才能为人民奉献学术精品。

“精品”要有鮮明的時代特征。首先,真正的學術精品要具有現實性,能夠反映現實、觀照現實,並有利于解決現實問題,能夠承擔起時代與現實所賦予的學術使命。爲此,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走出象牙塔,多接地氣,不要只圍著概念打轉、在話語圈裏“死循環”,而應該對不斷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持續高度關注。其次,真正的學術精品要具有本土性,要立足中國現實,回到中國語境,植根中國大地,把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闡釋好。比如,對于中國文學理論研究來說,在這方面就要特別重視對馬克思主義文論中國化的研究。最後,真正的學術精品在理論上要具有文化自主性和學術獨創性。“行成于思毀于隨”,對于中國文學研究來說,尤其是文學批評理論研究來說,要堅持文化自信、文化自爲,不做西方文論的“傳聲筒”,在中國幾千年文學傳統的土壤上深耕細作,在獨立思考中推進新時代中國文論的自主創新。

“精品”要在正本清源、守正創新的基礎上産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作为精神事业,文化文艺、哲学社会科学当然就是一个灵魂的创作,一是不能没有,一是不能混乱。”这就涉及人文學術研究中正本清源、守正创新的问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各种错误思潮在学界制造了不少混乱,即以文学理论批评研究而言,出现了唯西方文论之马首是瞻的现象,认为只有西方的当代文化、文论学说才是当下文论研究中唯一应该尊崇的东西,而经典马克思主义似乎过时了,对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论则往往不屑一提。这种思想倾向和认知立场其实在学理上很难站住脚,研究实践中更是往往导致价值偏离的现象。保持我们的民族特色,保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根基,才能保持吸收外来文化的选择能力,让我们的研究成果集聚能量,焕发新的文化生命力。新时代人文學術研究植根于以经典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养分的土壤之上。我们应该充分重视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研究,重视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研究,重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时代性与经典性高度统一的马克思主义,是21世纪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我们必须以其为指导,将其融会贯通到学术创新和创作之中。

生産真正爲人民群衆所需要、所接受的“精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除了努力生産高、精、深、尖、獨的學術精品而外,還必須時時刻刻不忘爲人民大衆生産所需要的學術食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人民對包括人文社會科學在內的文化有了更高的需求,這也對我們文學研究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學問寫進群衆心坎裏”,對于文學研究來說,普及工作顯然是“把學問寫進群衆心坎裏”的重要途徑之一,也是爲人民服務意識的一種重要體現。專業性強、精而深的研究成果當然體現學術的專業水准而不可或缺,但是能爲人民群衆喜聞樂見、廣爲傳讀的普及性研究成果也是非常需要的,並且不妨礙成爲學術精品。我長期在文學研究所、外國文學研究所工作,這兩個研究所在中外文學經典研究方面做了大量普及性工作,所産生的諸如《唐詩選》《唐宋詞選》等,已經成爲具有經典性的普及性學術讀物,深爲社會大衆所喜愛。因此,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應該把普及性工作放到一個重要位置,力爭生産出讓人民大衆喜歡讀、讀得懂、反複讀的成果,爲人民奉獻普及性的學術精品。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文學研究取得了長足的發展,獲得了豐厚的成果,我們應該把這些研究成果轉化爲滿足人民群衆文化需求的精神食糧,使其在培根鑄魂、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偉大的事業需要偉大的精神。”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只有把個人的學術理想同國家前途、民族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同人民福祉緊緊結合在一起,牢固樹立學術精品意識,努力做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有貢獻的學問家,才能真正肩負起啓迪思想、陶冶情操、溫潤心靈的重要職責,真正承擔起培根鑄魂、以文化人、以學輔世的使命,才能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奉獻具有鮮活生命力並能傳之久遠的學術精品。

(作者:黨聖元,中國社會科學院)